行业资讯 智能设备
手机通信 系统软件
相机数码 硬件装机
平板整机 数字电视
网络设备 智能穿戴

双面卡兰尼克:威风凛凛 黯然狼狈

2017-09-13来源:互联网

  1、

  6月14日,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宣布无限期离开CEO岗位。

  6月20日,Uber投资人集体要求Kalanick立即辞职。后者随即发布全员邮件,宣布辞去Uber CEO一职。

  外界对Kalanick的嘲讽和奚落还没来得及冷却,仅仅三天后,死局突现活路,6月23日,超过1100名Uber员工内部签署请愿书,要求公司董事会恢复卡兰尼克的职务。

  科技媒体Re/code公布一份Uber内部邮件:“没有任何人是完美的,但我相信特拉维斯可以变成Uber今天最需要的领袖,他是Uber未来成功的关键。我希望董事会听取Uber员工的意见,以免在给特拉维斯施加压力时做出错误的决定,他们应该恢复特拉维斯的职务。”

  而请愿书中极为诚恳的一句话,透露逾千名员工集体请愿Kalanick回归的原因——“Uber就是特拉维斯,特拉维斯就是Uber。没有任何其他领导人做得像他那出色,无论是外部还是内部。”

  如果说如此大阵仗的请愿行动,彰显出Kalanick的个人魅力与精神领袖特质,但“不择手段”“轻率幼稚”“流氓”“恶棍”又是伴其所有的标签;如果说从一手创立的公司中被无限期休假、进而辞职退场,侧面印证其商业管理的失败,但的确是由他率领Uber一路南征北战,将公司打造成最高估值700亿美元的独角兽。

  功勋是他的,墓碑也是他的。盛名是强插在他头上的旗,骂名也是硬按在他肩上的债。

  作为人类个人,Kalanick具备无穷复杂性;作为商业领袖,他同样被授予“天才”与“恶棍”这样的极端标签。或许是因作为这片战场的独角兽,Kalanick数场战役过于酣畅,却忘了一切荣耀转瞬即逝,将军有血有肉,有功勋也要有底线,有权利更要有责任。

  2、

  2009年,Kalanick与好友雷特在美国硅谷一起成立了Uber,次年10月份,Uber在旧金山推出首版App——UberBlack,Uber的全球扩张正式开始。到2013年年底,仅仅用了四年的时间,Uber就已经成功布局全球22个国家超过60个城市。2015年,Uber在美国市场份额曾超过90%。

  这样的激进速度,侧面反映出率队将军的铁血手腕与刚强性格。

  NBA球队达拉斯小牛队老板、亿万富翁投资者,同时也曾是Kalanick创业导师的马克·库班(Mark Cuban)曾表示:“Kalanick最大优点,是为了实现目标,不撞南墙不回头;而他最大的弱点,也是为了实现目标,不撞南墙不回头。这也是概括此人性格的最恰当方法。”

  对外,Kalanick藐视交通与安全监管规定,与固步自封的竞争对手相抗衡,利用法律漏洞和灰色地带赢得竞争优势。

  对内,Uber公司内部各个角度,都渗透着Kalanick所传达出的精神特质。比如,Kalanick的座右铭是”增长高于一切“。于是,Uber内业绩最好的员工往往都会得到快速晋升与不合理的偏袒。比如向同事仍咖啡杯、比如对女性同事性骚扰,只要业绩足够出色,”细枝末节“他都不会追究。

  狼性吗?是的。但不人性。

  “打破教条”“狼性作战”等标签被悉数印到Kalanick身上,伴随Uber估值一直高歌猛进的,是外界对Kalanick的称颂、对Uber的崇拜、以及Uber内部盲目自大的情绪。快速扩张的步伐,显然遮挡住Kalanick自省与自查的意识。

  随后爆发的一系列丑闻如今家喻户晓:性骚扰、性别歧视、员工被不公平对待、高管权力不受限制、侵犯他人隐私、甚至窃取技术专利、恶意抹黑竞争对手等等,不一而足。

  3、

  终于,纸包不住火,饱受争议的Kalanick也娄不住作奸犯科的高管团队了。

  据雷锋网了解,在Kalanick之前,Uber已有13名高管相继离职,包括二把手Jeff Jones、商业高级副总裁Emil Michael等。Kalanick的高管核心圈子已然土崩瓦解。

  有出便有进。Uber近期也在不断引进高管进入公司内部,如任命雀巢公司前高管龚万仁为Uber董事。

  团队可以重建,企业文化如何重塑?作为Uber从始至终的灵魂人物,Kalanick走了,谁能代替得了他?

  据雷锋网了解,2016年上半年Uber亏损超过12亿美元,2016年全年亏损17亿美元左右,2017年一季度亏损7.08亿美元。而如今Uber估值已经下降到500亿美元左右。如果Uber董事会与投资人只知拆除不知修补,聚焦内忧忽略外患,则Uber危矣。

  Uber前员工弗雷德里克·达姆(Frederique Dame)在Fackbook上写道:“鉴于近期发生的事情,无论对于Uber还是卡兰尼克来说,这可能都是最好的方案。然而,我认为可能没办法再找到特拉维斯这样的人,他对公司愿景和长期使命最感兴趣。我们已经看到了雅虎消亡,因为其接任CEO都没有继承公司的灵魂。我们也看到了苹果的崛起,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回归让它卷土重来。”

  Uber中国的前员工在朋友圈将Kalanick与苹果的乔布斯和特斯拉的马斯克类比——“多少年后,我们会津津乐道,曾有一家叫UBER的公司,和Apple的Jobs一样,创始人曾被短视的投资人赶出自己的办公室;也许更会讲到,不久他们重新回归,再次带领自己的公司走向辉煌。”

  电影《巴顿将军》结尾,有记者问将军:“我们听说德国人正在研制不需要士兵的神秘武器:远程飞弹、按钮轰炸。您对此有何看法?”巴顿回答:“神秘武器?老天,我看不出它们有什么神奇之处。没有英雄气慨的杀伐,就没有荣耀,也不会被认同。没了英雄,没了懦夫,没了部队,没了将军。只剩下活人与死人的区别。”

  当然,回首,我们知道将军他脾气暴躁、骨头刚硬、满嘴脏话、行为暴虐,我们知道他曾经八面威风,我们也知道他最终晚年凄惨。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