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智能设备
手机通信 系统软件
相机数码 硬件装机
平板整机 数字电视
网络设备 智能穿戴

做减法的百度,下一个被减数的可能是在线教育

2017-11-13来源:互联网

正在做减法的百度,在线教育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被减数?

笔者从一位接近人士处了解到,百度的在线教育产品运营不如预期,很可能已经不想在这个领域进行更多的直接投入了。

如果不是猿题库和作业帮在“涉黄事件”中的纠纷捎上了百度,人们已经很难想起醉心于AI的百度,还有这样一块产品。

百度一开始是以内容的模式切入这块领域,从最初的百度文库,百度知道,到后来的百度阅读,传课网等等,这一块相当于是地基。在自建地基的基础上,百度还做了一些投资,比如沪江网、智课网、魔方格等。

尽管起步较早,但随着新技术的介入,整个在线教育市场上,产品模式的更新换代非常迅速,百度早先的一些产品已经流失了不少粉丝。

作业帮本是百度知道团队内部孵化的产品,在2015年下半年,百度在教育业务上有两个大的动作,一是把作业帮拆分出去,二是成立了教育事业部。百度传课、文库等产品留在了事业部。

分拆之后,作业帮拿到了红杉、君联、纪源资本等方的投资,但百度后来并未跟进C轮。而教育事业部这边,主打生态圈的概念,成立时的设想是扶植教育机构共建生态平台,包括为教育机构提供解决方案,建立“学习就业创业出国”的用户培养体系等。

但是,显然这些美好的愿景并没有一一兑现。现在市场上,无论是就业还是出国的产品中,都鲜见百度的声音。而作为核心产品的传课网也一直没有找到令人满意的盈利模式。后来,百度教育事业部悄然更换了负责人,但仍未见起色。

现在的百度已经经不起摊大饼似的发展。在重新确立了核心战略后,一年来,百度撤销了医疗事业部,出售了“文学”业务,把外卖卖给了饿了么。未来,更多与人工智能关联较弱的资产都可能被大甩卖。

但事实上,教育并不是在“关联较弱”的这一类。在2015年百度的事业群调整中,张亚勤负责的新兴业务中就包括了教育、医疗等领域,新兴业务承担的是“未来10至20年的发展使命”。

百度搜索大数据也显示,教育相关搜索在所有行业中排名第二,说明了什么?百度用户对于获取教育相关信息有巨大的需求。

而且,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最新的介绍中,百度将凭借AI平台寻找到更多合作者,做一系列的行业解决方案和生态合作方案,从智能客服到智能销售、智能大脑、出行大脑、医疗大脑、教育大脑等等。

这些都意味着,并不是说百度要抛弃教育业务,而是以传课网为代表的、百度现有的教育产品形态已经不能适应公司的整体AI战略了。正像百度关停专注挂号的百度医生APP一样,纵然有魏则西事件的影响,但最关键的原因是,这些产品既无法给百度带来实实在在的回报,也和百度的AI战略没有核心关联。

前车之鉴一个接着一个。就在上周,百度将外卖业务大清仓甩卖给了饿了么,作价5亿美元外加3亿美元的百度入口资源,换取百度在饿了么5%股权。市场也有分析认为,外卖业务出售之后,下一个很可能就轮到糯米了。

笔者并不去揣测糯米还能跟百度姓多久,唯一能够明确的是,对于百度内部所有的既不能赚钱,又不能很好的嫁接AI平台的产品,这些都是极度危险的信号,包括教育事业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