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智能设备
手机通信 系统软件
相机数码 硬件装机
平板整机 数字电视
网络设备 智能穿戴

贾跃亭离别乐视,如何一步步走向“失控”?

2017-10-10来源:互联网

【猎云网北京】7月7日报道(文/小LV)

“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幻如一丝尘土,随风自由地在狂舞;我要握紧手中坚定,却又飘散的勇气……”2016年乐视生态全球年会上,乐视董事长兼CEO贾跃亭演唱了这首《野子》。

当时的乐视,正在生态梦的道路上“蒙眼狂奔”,“逐梦”的字眼频繁出现在贾跃亭的微博和乐视发布会的PPT里。在呼声和质疑声的裹挟下,贾跃亭坚信,未来就像他在歌词里唱的,“我会变成巨人,踏着力气踩着梦”,透过镁光灯,他或许看见了乐视生态梦到来的那天。

2015年11月26日感恩节,贾跃亭在致全员的信中写道,“因乐视总是与众不同,所以经常有人嘲笑我们自不量力,质疑我们太会讲故事”。

一年后,乐视资金链遭遇困境,质疑声不绝于耳,贾跃亭说,“乐视人越被黑,越坚韧”。通过公开信,他表示,乐视将结束过去三年的烧钱阶段,转向经营和盈利,对公司组织管理进行第三次调整。

然而,第三次调整的脚步迟迟未来,乐视的“多米诺效应”便一触即发,资金链断裂、生态汽车受阻、高管频繁离职、易到提现难、乐视网财务危机、贾跃亭夫妇资产被冻结……负面消息不断发酵,乐视走向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2017年7月6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将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同时辞去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相关职务,退出董事会,辞职后将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

这意味着,贾跃亭对于上市公司乐视网已无决策权,而“控股股东”身份也因其名下乐视网99.06%的股份被冻结,视为虚名。

与此同时,贾跃亭将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一职,全面负责汽车融资、全球化管理、团队搭建、公司治理、产品研发测试及生产保障等方面工作。

坚持了四年的“乐视生态”随着贾跃亭出局乐视网而分崩离析。梦想曾指引贾跃亭越挫越勇,为了维系梦想,他也正一步步远离它。

开启全球扩展,陷入资金黑洞

2013年底,从电视、手机、影视、体育、金融到汽车,贾跃亭提出“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产业链垂直整合的乐视生态模式。彼时,乐视版权分销和广告带来的收入已显倦态,“生态梦”的诞生令其满血再战。

2014年,贾跃亭长期滞留海外后回国,搭建了乐视体育、汽车和手机团队。

2015年3月,乐视宣布成立音乐公司,并通过微博将“生态化反”的概念推向公众视野。“生态化反”是生态化学反应的简称,意指各个生态业务,被糅合到一起产生化学反应,释放出巨大能量,以此发挥更大的经济价值。

与这个有点拗口的词一同赋予全新意义的还有“开放的闭环”。同年4月,贾跃亭在乐视超级手机的发布会上,对苹果构建的封闭生态链进行了抨击,并强调,乐视将以开放、闭环的生态模式,让手机由智能时代进入生态时代。

这是乐视最风光的几年,新鲜的名词和概念被不断提出,乐视人坚信自己正在开创一项伟大的事业。与此同时,每年200场的发布会也使“乐视”频繁活跃在各大媒体醒目的版面。

一时间,“颠覆者”的形象深入人心。2011年1月31日,乐视网市值47.7亿元,三年后市值则直冲410.4亿元,增长6.8倍,乐视网也因此带上了“创业板神话”的光环。截止2015年12月4日停牌,乐视网市值已高达1091亿元。

在投资者和分析师看来,乐视之所以打动投资者,在于其善于让外界看到未来业绩良好成长的期望,把公司成长的路径、策略和逻辑策划得非常清晰,让人觉得,乐视网就是要做中国未来视频的老大。

依靠超级电视,乐视走通了“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生态之路。超级电视从2013年面市至今,目前市场保有量在一千万台以上,成为智能电视领域的核心玩家,并进入快速变现期。

超级电视的成功使乐视将“打法”复制到其他领域——在体育、手机、汽车等子业务还未像超级电视那样稳定盈利的前提下,乐视便开启了在全球的高速扩张之路。

为了打造生态圈,乐视网也需要将资金更多地投入到内容和终端。一时间,到处都在花钱。外部融资不顺时,贾跃亭就选择自己减持股份套现,并把资金无息贷款给乐视发展新业务。根据Wind数据显示,自2013年3月8日至2014年7月8日期间,贾跃芳、贾跃亭姐弟二人共完成了股权质押33次。

贾跃亭曾公开表示,个人投的钱其实是可以调整的,有些投到乐视全球,有些投到汽车,哪边紧张就把这块的钱抽过去。

2016年11月,在乐视手机传出因拖欠供应商贷款一个月后,贾跃亭发布公开信承认乐视资金遇到问题,“几个月以来,供应链压力骤增,再加上一贯伴随LeEco发展的资金问题,导致供应紧张”。

高管相继离职,鑫根资本清仓式减持乐视网

公开信发布不到十天,11月15日,贾跃亭许多在长江商学院的同学,海澜集团、恒兴集团、宜华集团、敏华控股、鱼跃集团、绿叶集团等十几家国内大型企业负责人齐聚北京乐视大厦,与乐视控股签署了第一期3亿美元的投资协议。

乐视方面称,包括上述六家企业在内的十多家公司,明确表达了投资意向,对乐视的投资总额为6亿美元,将分为两期,第一期3亿美元将在本月内到账。

这部分资金犹如救命稻草,大部分将被投入乐视汽车的项目中。这是贾跃亭非常看重的一块业务,此前已拿到深创投、联想控股、泛海、新华联、平安系资本等机构的10.8亿美元投资。

过去几年,乐视通过一次次融资,建立起三大业务体系:上市公司主体乐视网,主营业务包括乐视视频、乐视云和乐视电视;非上市乐视生态(LeEco),主营包括乐视体育、影业、手机、金融等业务;乐视汽车则是一个独立体系。

为了夯实这一庞大帝国,贾跃亭每发展一个新业务都会挖来这个行业的一流高手,并通股权激励为高管许以未来。例如做体育,他挖来了知名足球解说员刘建宏担任乐视体育首席内容管;做手机,请来前联想集团副总裁、MIDH 中国业务部负责人冯幸担任总裁;打造汽车业务,挖来上汽集团等高管亲自挂帅。

随着资金危机日益凸显,好听的故事也难以留住曾经并肩的“逐梦人”。自2016年11月,乐视移动、乐视体育、乐视汽车等子业务的高管相继离职。

也就在11月中旬,贾跃亭投资的电动车初创企业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简称FF)在美国内华达州的10亿美元电动车工厂项目被叫停。据一名内华达州官员表示,该公司数次错过向承包商AECOM付款的期限。FF也曾在10月末证实,过去几个月里,团队已有六名高管离职。

除非上市公司体系的高管离职或调任外,上市公司乐视网,也因第二大股东鑫根资本近年一季度再度抛售乐视网至少6424.21万股,而被视为想从麻烦缠身的乐视脱身。

据公开信息显示,今年1月17日和3月1日,乐视网疑似遭鑫根基金再度减持817万股与1909.46万股。加上2016年减持的2999.36万股乐视网股票,与2015年成为乐视网二股东之时的1亿股相比,鑫根资本已经连续减持了至少9241.57万股。频繁减持被外界视为其对乐视网的持续看衰。

资金困境远比想象严重,贾跃亭承诺承担全部责任

显然,“闭环的化学反应”并未给使乐视发挥应有的效应。2017年1月31日,孙宏斌等人给乐视带来了168亿。在孙宏斌眼中,将来乐视就是上市公司和汽车两部分,“乐视汽车贾跃亭该怎么弄怎么弄,其他的,该卖的卖掉”。

然而,这笔巨额资金并未化解危机。2017年4月17日,易到周航的一纸声明和乐视被供应商集体催债事件,使乐视潜伏的资金危机再度复燃,将乐视推向争议的焦点。周航指出,乐视因挪用了易到的13亿资金,导致易到车主提现困难。

就在4月19日晚,乐视核心子公司“现金奶牛”乐视网发布2016年年报,8年来净利首现下滑。除部分业绩数据与此前业绩预告存在大额差异外,乐视网亦因关联交易,在2010年上市以来首次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

5月20日,乐视网召开媒体沟通会,并宣布贾跃亭请辞乐视控股总经理职务,专任公司董事长,梁军任公司总经理。此次调整意味着梁军正式接管乐视网上市公司具体业务。这也预示,乐视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加速割裂。

同意参加这次沟通会出乎许多乐视员工的预料。在他们看来,贾跃亭虽然也曾承认自己不擅长管理,但面对决策一向都很专制,且一度不愿把职务交给专职人管理。多年来的绝对控股地位,也使得没人能够阻止贾跃亭给乐视按下快进键。

“99%的人反对的事情,反而意味着巨大的机会”,这是贾跃亭一度坚信的原则。2013年,乐视决定推出第一代超级电视时,内部曾出现过反对的声音。同样的反对声也出现在乐视汽车的项目中。

贾跃亭曾向媒体坦言,当初决定做汽车,算下来至少需要四、五百亿资金投资,即便如此,他也依然义无反顾地将所有个人资金、精力和乐视旗下的资源,都注入乐视汽车上。2016年,乐视汽车开启全球化,进入印度、俄罗斯、东欧和美国市场。

乐视跑得太快,以致于错估了自身的体能。5月24日,乐视北美裁员约325人,仅剩60名左右员工,裁员比例84%,同时将大幅收缩研发业务。乐视方面表示,裁员是应对融资挑战,乐视不会退出美国市场。

6月28日下午,贾跃亭在乐视网2016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非上市体系的资金问题远比想象的要严重。

贾跃亭称,本来想非上市体系进来90多个亿,理论上应该能彻底解决资金的问题,但结果没有达到预期。收到97亿资金,从去年资金到账到现在,乐视累计偿还的贷款,包括其个人抵押的贷款,已经偿还了150亿左右。

根据乐视网7月4日的公告,贾跃亭累计被冻结股份519133322 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为99.06%,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6.03%。乐视网虽然强调,贾跃亭所持公司股份被冻结与公司本身无关,但鉴于贾跃亭为公司控股股东,对公司控制权影响暂无法判断。

同时,由于贷款逾期未还,在招行上海川北支行的申请下,贾跃亭夫妇和乐视系12.37亿元的资产已遭到上海市高级法院冻结。

消息传开的第二天,北京姚家园路的乐视大厦大理石地面上,约20多平方米的空间里,便聚集了来自西南和华南地区乐视移动的供应商们。据悉,乐视对这些供应商的欠款总数约为6000万元,其中欠款最多的有600万元。

7月6日上午,贾跃亭发布声明称,“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我仍旧是乐视控股的执行董事和最大股东,辞去上市公司CEO、甚至更多其他重要职务,就是为了全力以赴实现FF91最快量产上市”。

并表态,“乐视依然会把最好的产品奉献给大家,而乐视汽车更会按照既定的战略展开”,“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

造车梦不变

在去年11月初一次投资者交流会上,贾跃亭说,自己把所有的资产都投入到了乐视。他们一家8口人住的房子不到200平方米,“不是没钱买大房子,而是没有时间处理这些事”,贾跃亭说,他个人投在乐视汽车的钱,以及外部融资的钱,加在一起有“一百五六十亿元”。

如今,贾跃亭的微博置顶页面仍是关于FF全球首发的新闻和简介,他曾发微博表示,“乐视汽车会按照既定的战略展开,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变革汽车行业的梦想”。

贾跃亭的字典里,或许没有“放弃”这个词。于他,梦想还在,一切都不是问题,只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