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智能设备
手机通信 系统软件
相机数码 硬件装机
平板整机 数字电视
网络设备 智能穿戴

携程定增东航股份解禁期在即 是否增持扑朔迷离

2017-09-13来源:互联网

  2017年6月24日,距离携程定增股份解禁的时间很近了,但今年4月27日东方航空一季报中,携程所持股份和一年前比没有变化。

  一年前携程以30亿元人民币认购东航3.22%股份时,表示有意愿在增发结束后的12个月内将持股比例提高到5%甚至10%以上,东航将推动其获得董事会观察员或董事席位。

  对于双方的合作进展和股权事宜,记者分别联系了东航和携程双方。东航方面称已将采访内容转给董秘,但截至记者发稿,仍未能与董秘取得联系,也未收到回复。携程方面则称,主管与东航合作的负责人已对问题进行了回复,但涉及到与国企合作,仍需与东航沟通,不能单方面发声。截至记者发稿,同样未得到回复。

  二者的合作并不限于股权。一年前签署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中,双方称将在IT服务、旅游产品开发、技术对接和业务整合等多领域开展业务合作,并可能在低成本航空领域、航空保险、IT和电子商务等方面进行股权合作。

  联姻一年,双方仅有一次共同亮相—今年3月携程商旅与东航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这专指业务合作,从公开消息来看没有新增的股权合作。

  一年来携程最大金额投资是14亿英镑投资主营航班搜索的天巡(SkyScanner),而东航以混改为最大资本动作,在一周前旗下货运公司混改落地,首次引入的4个股东中没有携程。

  “携程入股东航的最大价值,是对冲机票新政所带来的收益风险。而行业洗牌的结果出乎意料,携程自身成了新政受益者”,民航资源网专家綦琦这样认为。而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认为,2016年的风波至今,OTA(Online Travel Agent,在线旅行社)和航空公司的关系达到了一个新的平衡,但东航的业绩并没有明显改观,这样的局面下,携程并不需要进一步行动。

  “最不平静的半年”

  携程和东航合作的前半年,是OTA和航空公司关系最紧张的一年:一边是OTA的渠道掌控力越发强大,另一边是三大航肩顶国资委要求直销比例达50%的硬性任务。

  阿里巴巴副总裁、飞猪副总裁胡臣杰曾在采访中称,OTA和航空公司在本质上有利益冲突,OTA的本质是利用信息不对称来赚钱,低价从航空公司进货,高价卖给消费者。直销是绕过这些,把店开到家里去。

  矛盾爆发在2015年最后一天,去哪儿网被南方航空、海南航空、首都航空三家航空公司集体宣布暂停合作,2016年1月4日,国航和东航先后发布相关官方声明,当晚去哪儿在美上市股截至收盘跌去16.65%。遭到航空公司封杀的直接原因是,去哪儿新近推出的“穿山甲”系统触动航空公司直销渠道的收益,该系统是由消费者选择价格,供应商在后台“抢单”的新型机票交易方式。

  政策环境变动加剧了矛盾。2016年2月4日,民航局一则文件再次触动了OTA们敏感的神经,这份文件是《关于国内航空旅客运输销售代理手续费有关问题的通知》。

  这意味着新政命令下,航空公司将对票代市场秩序进行严格管控。根据新政,南航决定从7月开始执行新的销售政策,还严禁代理人将机票标准产品在C端、B端等第三方渠道销售。

  当月起,网络上探讨新政行业影响的文章不断,诸多评论指出新政将挤压OTA平台的票代市场。中小票代陆续退市,将削弱OTA平台的渠道收益。同时,已控股去哪儿和艺龙的携程,几乎占据OTA市场半壁江山。艾瑞咨询《2016年中国在线旅游度假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机票市场规模2522.7亿中,携程占据33.6%市场份额。加之携程控股的同程和艺龙,共占据近40%份额。

  綦琪称,在当时对携程的判断是,会因行业洗牌而缩减一定市场规模。

  不同的是,以三大航为代表的航空公司是新政及市场风波的受益方。在新政推动下的产业链重塑,让航空公司有望塑造直销渠道的主导权。2016年财报中,三大航全年的销售费用创下五年来新低,同时营业收入创5年来新高。綦琦当时计算过,三大航新政前后的国内代理手续费对比来看,从总支出额54.78亿元,到19.57亿元,理论上三大航在2015年度节省国内代理费支出共计35.21亿元。

  对携程来说,与占据主导地位的航空公司合作并非易事。

  据万德数据显示,在三大航中,近三年来东航是营业收入最低、资产负债率最高的,也是三大航中唯一总部同携程一样在上海的。2016年正值东航在国际市场扩张之年,至年底,在国际市场覆盖上直追国航,国际线方面,东航运力(ASK,可用座公里)占比为38%,占比仅低于国航的40%。激进扩张伴随着大力市场培育,东航在国际市场运力投入居三大航之首,而其国际市场的客公里收益却是最低的,也就是最大力度降低票价。

  “携程竟是受益者”

  超出外界预期的是,携程下半年业绩一路向好。2016年三季度携程(CTRP)净收入为人民币56亿元,同比增75%,其中获得交通票务收入24亿元,同比增长约一倍,四季度也以50.67亿元净营收平稳度过。进入2017年,一季度净收入比上季增长20%。再获29亿元交通票务收入,同比增长48%。“原来携程也是竞争的受益者”,綦琪通过近一年的观察发现,中小代理商在今年几乎全部退出,市场集中度高了,OTA反而占据原有竞价平台的市场份额,大多数票客供应商已逐渐走入携程系和阿里系两大阵营之下。

  刘思敏认为,当机票销售市场的玩家,只剩下航空公司和OTA,市场达到了一个新的平衡,在这样的平衡中,携程已做到OTA市场龙头地位。

  而东航业绩似乎并没有提振:即便节省了12亿元代理费,其2016年的营业收入和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仍位列三大航末尾,分别是986亿元和45.1亿元,同比下降0.7%。

  刘思敏对目前携程的判断是,对于东航,携程或许“犯不着”进一步行动,可能需要观望。

  执惠旅游创始人刘照惠称,双方合作进展情况还都是在产品和品牌层面更多,尤其是产品分销、品牌联动,其他更深的产品创新部分没有体现出来。

  这一年,携程显然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外部合作上。去年11月,携程以14亿英镑收购聚焦于航班搜索的天巡(SkyScanner)主要股东全部股份,这家连续7年盈利的OTA标的与全球650多家航空公司直接合作。携程收购天巡,在一定程度上,能借天巡国际机票业务走入国际,同时为携程未来入境业务从流量端口占据一定的优势。

  “双方下一步的股权合作还很难说。”在刘照惠看来,这取决于几个方面:第一是市场大的变化,目前OTA的格局携程还是一家独大;第二阿里的一些变化会引起携程的一些反应和联动;第三国家层面的体制改革,包括国企改革,东航层面的一些动作都会影响未来他们之间的一些联动关系。 (经济观察报 沈怡然 安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