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智能设备
手机通信 系统软件
相机数码 硬件装机
平板整机 数字电视
网络设备 智能穿戴

IPO过会率低于平均水平, 医药投资机会几何?

2017-08-13来源:互联网

本报记者 申俊涵 北京报道

导读

长期以来,有不少投资机构将医疗健康作为投资主赛道。在医药的研发、生产、销售环节中,该如何把控风险?

今年以来IPO审核加速,为许多投资机构的项目退出带来利好。但IPO申请大军中举足轻重的医药企业,过会率却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5月初,拟上市公司整体的过会率在84%左右,医药企业的过会率则只有75%左右。九鼎投资医药投资部研究数据显示,从2016年与2017年两年的综合过会率来看,过会率最高的是消费行业,达95.3%。过会率最低的是医药行业,达81.3%。

医药行业过会率较低的原因是什么?长期以来,有不少投资机构将医疗健康作为投资主赛道。在医药的研发、生产、销售环节中,该如何把控风险?

业绩下滑与销售费用过高

秉鸿资本合伙人乐国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医疗大健康领域上市公司中,医药企业占据主流,医疗器械、医疗服务企业所占比例很小。在国内约200家医疗大健康上市公司中,医药企业估计占比在70%以上。

但如今医药行业的IPO过会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医保控费导致的医药企业业绩下滑,二是行业反腐导致的医药企业财务审查方面容易出现问题。

“由于医保费用占人们医疗费用支出比例越来越高,国家的很多医保改革政策都将围绕着医保控费展开,希望把这方面费用降低到合理水平。”乐国强说,医疗行业有过度检查、过度治疗的现象,但最明显的还是过度用药。所以在医保控费政策下,首当其冲的还是医药企业。

2016年,医药企业上市公司的利润增长率已经有所放缓,未上市的医药企业自然也面临这方面问题,业绩可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对过会产生影响。

另外在腐败性审查方面,如果企业的销售费用占比过大,也会出现问题。乐国强表示,在医药行业中,医生所拿药品回扣已经占到收入的一部分甚至是一大部分。回扣费用、餐费、会务费等,通常都被算在企业的销售费用中。有关部门在进行审查时,如果发现企业的销售费用过高,往往会影响上市审核结果。

九鼎投资医药投资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医疗行业过会率低,主要原因是医药行业涉及人民的生命健康与安全,其生产和经营均需要相应资质(如生产需要GMP资质,销售需要GSP资质等)且流通环节复杂。因此,审核的重点在于生产和销售的合规性。从2017年过会的医药企业来看,监管层多次重点关注商业贿赂以及与经销商票务往来等问题,所以导致医药行业整体过会率较其它行业偏低。

新药研发应有国际化视野

据了解,秉鸿资本目前有两只医疗相关的基金,其中约有80%的资金投在医疗器械、医疗AI等方面,20%投在医药领域。

乐国强认为,医药企业已经由营销驱动向研发驱动转变,原来只要差价足够大,能够给医生足够的回扣,药品就有生存空间。但现在如果药品没有更好的疗效或经济性,就很难拿到批文生产了。

对于医药研发类企业,如果是做创新药,秉鸿资本倾向于投资估值合理、临床数据较好,并且FDA和CFDA双报的企业。“新药研发企业一定要有国际视野,同时申报国际和国内的认证,这样有国际背景的投资机构也会更愿意参与进来。在新药研发达到里程碑时,早期投资机构就可以退出,医药企业也可以在还未实现产品收入时,在纳斯达克上市。”他说。

如果企业做仿制药,秉鸿资本倾向于投资首仿企业。“在一致性评价方面能够达标且具有微小创新的企业,是秉鸿资本所感兴趣的。单纯靠价格回扣来竞争的企业,我们是不会投资的。”他说。

上述九鼎投资医药投资部人士表示,新药的研发周期长、壁垒高、投入大。这个环节投资的风险一是研发失败风险,如工艺无法规模化放大、临床试验效果不达预期等。二是研发周期过长导致的各种不确定性风险,如资金链断裂、竞争对手抢先取得注册文号、核心研发人员流失等。

对于医药研发类企业,九鼎重点关注研发团队背景、背靠的产业或基金的背景、过往研发经验、在研品种以及研发进度。

亿群创投创始合伙人郭海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国医药研发企业的研发水平跟全球相比,仍有较大差距,投资风险较大,亿群还是重点投资医药制造领域的生产企业。

由于中药受国家政策鼓励,且具有本土生命力,亿群创投投资了不少中药研发制造企业。郭海涛表示,这类企业的主要投资风险在于,药材价格快速上涨,但国家管控下药品的价格在逐步降低,这导致中药企的利润空间在减小。

“比如很多药品需要用到的阿胶是由驴皮提供的,但驴皮的价格近几年涨了约十倍,这让很多药品都没法继续生产了。”他说。亿群创投在投资时,会关注药材的价格趋势,同时选择有较高毛利率的药品,来应对风险。在西药方面,由于中国的创新药较少,亿群创投倾向于投资首仿企业,或者排名前五的仿制药生产制造企业。

流通环节投资空间收窄

“国家对医药生产制造的管控比食品生产还要严格很多,也经常会做飞行检查。所以基本上没有药企会顶风作案,产品质量是可以保证的,这也是医药制造企业的高成本投入所在。”郭海涛说。

九鼎投资医药投资部人士则认为,医药制造环节的主要风险来自于企业为了追求短期利益,未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和要求从事生产和制造。如使用不符合要求的原材料、投料不足,员工操作是否规范或卫生情况是否合规等。对于生产类企业,九鼎会重点关注企业核心产品的基本属性、核心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及细分领域的竞争发展态势等。

乐国强表示,医药制造环节的风险还来自于上游产业的政策变化。比如原来过度用药的“重灾区”是大输液,政策管理加强之后,下游注射瓶生产企业势必会受到影响。环保也是医药制造环节值得重视的问题,医药企业因为生产排污问题而停产的案例,以往并不少见。

对于医药制造设备类的企业,乐国强表示,医药行业对生产的要求已经越来越低,而且药品的附加值非常高,医药制造设备的成长性跟不上药品本身,所以医药制造设备企业的市场规模和利润空间不会太大。

在医药的销售流通环节,九鼎投资医药投资部人士表示,由于医药行业流通复杂,医药销售环节最大的风险来自于流通渠道是否合法、药品运输和仓储是否满足要求以及票务处理是否合规等。对于流通类企业,九鼎重点关注上下游的客户结构及稳定性、企业规模、管理水平、盈利水平和市场占有率等。

但乐国强认为,“两票制”实施以后压缩了流通企业的生存空间。据了解,“两票制”指药品从药厂卖到一级经销商开一次发票,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以“两票”替代常见的七票、八票,减少了流通环节的层层盘剥和流通企业的利润空间。所以对于投资人来说,药品流通环节的投资机会并不多了。(编辑 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