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智能设备
手机通信 系统软件
相机数码 硬件装机
平板整机 数字电视
网络设备 智能穿戴

共享充电宝混战:内部和外部的力量交织

2017-07-06来源:互联网

  来源:界面

  “今天的目标是拿下簋街的五家店面。”

  出发之前,上级给佘涛下达了今天的工作指令。自从今年年初入职街电,佘涛每天的工作就是挨家挨户地说服店主,把街电的机柜放置在这个北京食客最为集中的地方。

  街电是共享充电宝的头部玩家之一。在“共享”的招牌下,这个行业最近炙手可热。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共享充电宝行业对外宣布的融资总额已经超过了12亿元——单算融资效率,共享充电宝甚至已经是共享单车的5倍。而目前,公认的头部玩家主要是街电、小电、来电和Hi电四家。

共享充电宝融资情况

  佘涛今天的运气不错,前两家店的推广都很顺利。然而,才刚走进第三家火锅店,佘涛心里一沉。原来,在这家店门口等位的地方,一台来电的大机柜已经明晃晃的摆放在那里。等接待的服务员把他带到二楼,佘涛又特意看了一下二楼的吧台,几台小电的机柜也立在收银台前宣示着自己的存在感。

  并不是没有遇到过店里已有竞品入驻的情况,不过多数情况是小电,这时候只要与商家解释一下街电和小电的不同就很容易突破——小电占地大,维护成本高,需要服务员用完充电;街电只要放在吧台就可以不管了。但如果遇到来电,商家很容易会觉得这是两款差不多的产品。

  不过,对于佘涛来说,这还是第一次与来电正面竞争。

  佘涛没有放弃,想到这家店的体量,他觉得还可以一试。佘涛告诉店主,来电不带线但街电带,而且街电的柜子小,可以放在二楼的吧台,服务二楼的用户。

  不出所料,佘涛说服了店主。于是,继来电和小电后,这家电又被插上了街电的旗子。

  “从三月开始,我们就一直处于一种打仗的状态,现在你应该可以比较容易的借到我们的充电宝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佘涛的脸上带着一种难掩的自豪。

  “我们现在正在转渠道(和渠道服务商合作),不自己铺货了,未来应该会更快。”

  说着他用自己的手机向记者展示了街电的微信服务号,在那上面,充电宝的点位已经密密麻麻。

  圈地

  共享充电宝是另一起典型的资本催熟行业的案例。

  距离风暴开始已经过去两个月,各家融来的资金也陆续到位,下一步,则是渠道与用户的抢夺。

  北京的朝阳大悦城、三里屯及簋街,都是人流量密集且充电场景丰富的场地。走访了20家餐厅及娱乐场所之后,界面新闻创业记者发现,有16家都是在5月后才引入了共享充电宝,且无论是机柜式还是桌面式,目前都未对商家提供补贴。

来电、小电和街电在北京三里屯附近的点位图

  在点位方面,可以看出,街电目前在各大商圈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来电还是以大机柜为主,主要铺设点位也都是大型商圈和连锁餐饮;小电和Hi电的点位数量较街电还是有较大距离,但值得注意的是每家店可使用的设备数都只有2-5台,这和桌面型充电宝当初描绘的使用场景还是有较大区别,部分商家甚至会把这几台充电宝直接放在吧台。

  位于鼓楼大街的猫眼餐厅在5月上旬引进了4台Hi电充电宝,服务员表示,Hi电的地推员在上门时就只拿了这么多,“他们说是试用,如果觉得好,就再拿更多的机器过来。”

  而朝阳大悦城的甜品店Miss&Kiss,则是在小电的地推员上门后主动要求只留下两台。“我们每个桌子旁都设有插座,很多客人也都会自带电脑和线,(桌面充电宝)需求不是很高,不需要放那么多。”

  对此现象,Hi电CEO刘文源的解释是:“每家先送几台,这样同样的设备数就可以铺更多的商家,未来肯定会再补充。”对于现阶段的Hi电来说,和小电抢渠道才是重中之重。

  在渠道眼里,同时引进桌面派和机柜派的产品是可以接受的,但同时引进两家形态相似的桌面型充电宝就不太可能了。当然,也不排除是两家现在产能还未能达到预期的原因。

  看起来,桌面派和机柜派在现阶段并没有你死我活——至少在调研里,就有5家店面同时接纳了两种形态的共享充电宝。

  辣庄火锅是近期兴起的一家主打主题餐厅和配套服务的大型餐饮连锁店,在其位于簋街的分店外,各式新潮的机器依次排开,这其中就包括了来电的机柜、唱吧的KTV以及抓娃娃机等最近话题度极高的机器。走到二楼,吧台处还能看到有几台小电和街电的小机柜摆在一起。

  辣庄的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所有这些机器都是免费放置在店内的,电费也都是由辣庄自行承担,最终的目标就是为了服务好用户。”这些机器虽然都是用来充电,但使用上还是有微小差别,比如来电可以用芝麻信用免押金,街电自带线,小电随用随走,引入多种形态也是为了满足用户不同的需求。“

  当记者问到为什么要把小电放置在吧台,辣庄负责人解释道:“我们店里多是两人桌或四人桌,上了菜之后空间已经很小了,放不下桌面充电宝,再者,火锅用的是燃气,小电如果一直放在餐桌上是过不了安全检查的。”

  这也是一个大问题,当记者走访簋街的时候,因桌面位置有限而选择将小电放置在吧台的餐厅比比皆是。反而在一些咖啡店或台球厅,桌面充电宝才待在了它应该待在的地方。

  此外,目前桌面型充电宝对外宣称的续航时间都为5-7天,但据界面新闻创业记者实际考察,多数店面的维护人员都需要1-2天为店内的充电宝充一次电,长此以往,若不补贴,后续再向商家补充更多的机器只会更难。

  目前小电已经开始为一些中小商家补贴电费,而这样的做法也受到了商家的青睐。甚至有商家因为拿到了小电的电费补贴而对街电产生不满。“我们这边都走的是商业电,它(街电)放在这里就不管了,每个月走那么多字,算谁的?”

  这样的反馈或许意味着,下一轮补贴大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资本

  补贴需要钱。但对这些头部玩家来说,他们早已尝到了钱主动找上门来的滋味。

  2017年以来,小电科技的CEO唐永波已经数不清自己到底和多少投资人聊过小电了,事实上,在去年12月的时候,其和金沙江创投的天使轮融资就已经敲定。

  唐永波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他第一次和朱啸虎见面的时候,后者的iPad正好因为玩王者荣耀而没电了,而那时他刚好拿来了一台小电的样机。就这样,朱啸虎的iPad有了电,而小电的融资也到了手。

  后来,据朱啸虎说,他只用了20分钟就决定了要投这个项目,而他的思考逻辑也很简单,只需要对标一下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型,再预估一下桌面型充电宝的铺设难度和成本回收速度就确定可以投。更何况,共享充电宝的成本更低,损耗率也更低,其商业模式甚至是要优于共享单车的。

  敲定天使轮融资后,朱啸虎又马不停蹄的为唐永波介绍了腾讯及元璟资本作为小电pre-A轮的领投方。

  元璟资本过去曾和金沙江创投一同投资了共享单车公司ofo,并且元璟资本的合伙人陈洪亮也和唐永波有过一段渊源——他们曾在阿里共事,甚至连工位都靠得很近。

  在陈洪亮看来,元璟会投小电,主要还是因为手机在外充电的需求不是造出来的,线下场景的重塑,切的是存量习惯,而不是再造习惯,既然是存量习惯又是刚需,迁移是非常容易的。

  腾讯的出手,则是因为腾讯投资合伙人夏荛很看好小电这个项目,而共享充电宝可以作为微信支付的一个场景补充。

  值得一提的是,前两轮融资小电都没有公布具体的融资金额,只知道加起来是亿元级别。但5月8号,小电又宣布完成了由红杉资本和高榕资本领投,腾讯继续跟投的新一轮融资,融资额为3.5亿元。至此,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小电爆出的融资总额就已超过了4.5亿人民币。

  几乎就在唐永波与朱啸虎见面的同一时期,位于深圳的来电科技也收到了来自北京的橄榄枝。

  从2016年开始,九合创投的许妙成就一直在密切关注和线下流量有关的项目。12月的某一天,在朝阳大悦城吃饭的他偶然看到了来电科技的充电机柜,直觉告诉他,这是个一定要投的项目。后来,在和来电科技的CEO袁炳松聊过几轮后,九合创投在来电的估值还没确定前就打去了定金,提前敲定了跟投身份和所占股比。

  事实上,在与许妙成见面前,袁炳松对资本的态度还是相当谨慎的。在来电之前,他一直经营着充电宝的实业生意,对中国互联网的这套资本玩法,他还是外行。

  2016年年末,袁炳松来了一趟北京,起初他只是想找5000万元的融资,对于一次性稀释太多股权,他仍然有些顾虑。

  但和资本聊过一圈后,他的看法改变了,“我始终认为产品是有时间窗口的,如果2017年不能形成江湖地位,基本就没救了,但资本是可以用钱来给你争取时间的。”

  红点中国的张涵与他有相同的观点:“共享充电宝最后一定会演变成一场资本盛宴,而资本在这个阶段起到的其实是封锁通道的作用,资本越集中,对创业公司发展来说越有优势。”

  这一轮,袁炳松融到了2000万美金,领投方为SIG和红点中国。

  当然,唐永波和袁炳松的故事也仅仅只是去年12月开始共享充电宝在资本市场的两个切面。这半年来,不仅投资人想切走蛋糕,看到风口的创业者也挤破头皮。

  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市场上至少也已经出现了22家共享充电项目。祥峰资本的赵楠本来想投小电,但因为小电的估值太高而转投了河马充电,“没办法,(小电)太贵了,投不起,这段时间好的投资标的也不多,大家都在看(共享充电宝)。”

  扩张

  资金已经到位,战火自会点燃。

  5月初,唐永波就对媒体表示:5月小电将以直营+渠道的方式在全国开辟出30多个城市。

  袁炳松也没闲着,上个月,来电不仅宣布要做以无线充电为卖点的桌面型充电宝,还接连搞定了贵阳世博会和广州白云机场等多个大B场景。

  相比而言,共享充电宝小机柜代表的街电科技上个月的变化就复杂多了。

  5月4日,界面独家发布了聚美优品3亿元投资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的新闻,陈欧出任董事长,隔日就有消息指出淘票票前高管原源将加入街电出任CEO,5月16日,该消息得到证实。除此以外,陈欧还表示,未来聚美对街电的投资将无上限。

  一时间,街电代替小电走向风口浪尖,而仅在半个月前,在资本圈,小机柜派还被认为是腹背受敌的,42章经的曲凯就曾公开表示过对小机柜派的不看好:“小机柜从场景来看会被桌面派侵蚀,从机型来看会直接被大机柜派侵蚀,本身的业务逻辑比较中庸。”

  但陈欧和原源显然不这么认为,“海翼旗下的Anker是美国最畅销的充电宝品牌,而街电早在2015年就已经立项,产品非常成熟,虽然市面上的充电宝厂商很多,但能持续生产安全、稳定产品的却还很少。我们正是看中了海翼在充电宝上的优势,才做出收购街电的决定。至于市场会不会被桌面派和大机柜侵蚀,我认为不存在这种情况,根据我们的调研,商家是很欢迎街电小机柜的,它占地小,免维护,对用户来说也更灵活。”

  按照陈欧的说法,目前聚美所投的3亿元已经全部转化为资产(即机柜),BD人数也从之前的80多人,增加到了五百人。

  之后,聚美还会再向街电投资一亿美金。除此以外,陈欧还表示,除了海翼原有的供应链支持,街电还将联合比亚迪和欣旺达,预计在未来半年生产500万台以上的机柜投放市场。

  来电的充电宝制造则是和飞毛腿合作,而且,充电宝以外,来电大机柜的研发和制造也有自己的供应商——袁炳松相信,这会是来电在大场景占据强势地位的主要原因。“大机柜现在是来电的绝对优势,友商短期内不敢进入。第一是大机柜有技术门槛,研发时间比较长,难度比较高,他们很难找到成熟的供应商。第二,吸纳式充电装置是我的核心专利。”

  而桌面式充电宝方面,小电称现有供应链月产能达到10万台,年底全国将铺设360万台,而Hi电则计划在年底投放1000万台。

  虽然业界普遍认为桌面式充电宝的研发成本较低,没有门槛。但事实上,小电的产品从去年8月开始调研立项,直到今年5月才能保证产品安全稳定。而这期间,人们几乎都没有怎么在餐厅见过小电的产品。融资跑到了产品的前面,这也让小电面临了不少外界质疑。

  对此,唐永波解释道:“我认为创业者不应该被投资人的速度影响。不是说投资多、轮次多,速度就要盲目的快,充电宝这件事还有很多细节需要处理。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前面的坑填不满,越到后面欠的债就越多。铺是一定要铺的,但铺之前你一定要保证你的供应链、数据、后台都能跟上。”

  事实上,唐永波也并不是真的不着急,只是,供应链的整合和后台的搭建都是摆在他面前的大问题。

  而现在,他也没办法按自己的节奏慢慢来了,街电的快速扩张给了所有人压力,加速已经迫在眉睫。

  与小电一同在上个月暗自加速的还有Hi电,这家公司同样在做桌面充电宝,只是它的年度铺设目标是小电的三倍。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数字,即使Hi电现在已经谈妥了三轮融资,但1000万台的产能,不是光有资金就能达到的。

  但谈到Hi电的供应链能力,刘文源却显得充满信心。“我们的供应链应该是比街电强,比小电强很多。”

  “Hi电是我的第五次创业,我09年做智能家居,16年半只脚踏入了迷你KTV,可以说,我的大部分创业时间都是在和供应链上下游打交道,资源有积累,整合有经验,我能告诉你,Hi电在年底达到1000万台的产能目标是绝对没问题的。”但具体Hi电的供应商是谁,刘文源却不愿透露。

  现在的形势对于所有参赛者而言,想要跑在前面并不容易:一方面需要供应链的快速整合,一方面需要渠道极速扩张。

  渠道方面,为了节省成本、提升速度,多数公司都选择了抓大放小,即核心城市直营,其余城市加盟。它们的加盟方式各有不同,来电采取的是城市合伙人的方式,合伙人需要自行购置机器,完成地推;小电和街电则采取了渠道商加盟的方式,招募已有一定餐饮资源的渠道商进行合作。

  唯有Hi电目前仍然坚持自营。“直营的执行力更高、控制力度更大,可以更高效的打仗,”刘文源说。

  乱局

  说起打仗,作为资深军事迷的袁炳松看起来更讲究方法论。6月,袁炳松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状态。

  “要理解竞争也要超越竞争,短兵相接的直接对抗是下策,满目疮痍的竞争结果是皆输,创业者要懂得知胜、先胜、全胜、最终是为了战胜。竞争的方式也有很多,伐谋、伐交、伐兵、攻城,要跟竞争对手在不同的维度进行竞争,以最小的损失获取全面的主动权。”

  充电宝的竞争已经在不同维度展开。

  人员方面,街电拉来了淘票票的原源,来电就引进了美味不用等的王旭。而街电要推出大机柜,袁炳松就在朋友圈放出了来电小机柜的概念图。、

来电小机柜概念图

  不仅如此,5月,来电还联合了微鹅科技,打算利用微鹅的Wi-Po无线充电技术研发无线充电宝,布局桌面小场景,预计今年内就会实现百万套设备的装机量。它的竞争对手也没闲着,小电和Hi电的桌面式小机柜产品也已经在研发之中。

  竞争正在趋于同质。

  正如张涵在参加一次活动时曾提到的,“小场景大场景殊途同归,领先玩家两种都会去做,只是现阶段的创业步骤使得每个人切入点不一样而已。”

  未来,也许不会再有纯粹的所谓机柜派和桌面派,共享充电宝的竞争最后也会和共享单车一样,归结于资本的较量和供应链的抢夺,最终再回归到用户体验上。

  另一些变数则已经在赛道外部出现。

  5月9日,美团透露立项参与当下最热的共享充电宝业务,由高级副总裁兼餐饮平台总裁王慧文牵头。

  10日,媒体又爆出了友宝领投云充吧的消息,未来,云充吧的共享充电宝将接入友宝在地铁、机场、学校等的10万台售货机渠道,用于布放小机柜充电宝。

  美团和友宝来势汹汹——它们自带强大的地面渠道,本身向充电宝行业发展的业务逻辑就是通顺的。

  另一方面,据唐永波说,分众传媒的江南春也已经不止一次的和他探讨过未来的投资合作事宜。

  内部和外部的力量交织,使得共享充电宝行业目前的竞争态势无比复杂。

  虽然现在市场还远未饱和,但一旦一线城市的渠道达到了相对饱和,实打实的肉搏交战就要开始。而一旦开始补贴,这门生意的不确定性就会变得更大——毕竟,共享单车只需要补贴用户,而共享充电宝却要补贴商户和用户双方。

  而这个市场上至少也有600万家商户,就算补贴再猛,也不可能彻底打死对方。最终,市场变浑,结果也只有像袁炳松所说的皆输。

  未来领跑赛道的依旧会是现在的头部玩家吗?连身处其中的袁炳松也不能确定,他只知道,这门生意的时间窗口绝不会很长,也许这个夏天,时间就会给我们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