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智能设备
手机通信 系统软件
相机数码 硬件装机
平板整机 数字电视
网络设备 智能穿戴

老年人“换年轻人血液”能返老还童引发伦理争议

2018-04-11来源:互联网
然而,一些药物治疗可能不仅防止衰老,甚至还能逆转衰老产生的影响。目前,对老年人抽取血液,再输入年轻捐献者的血液,证实具有一定的医学可信性。

  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23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几千年以来,永恒的青春是人们追求的梦想,但是如何我们能够阻止人体衰老进程,将会发生什么呢?

  19世纪50年代,美国人平均寿命只有40岁,而目前平均美国人寿命至少可达到78岁。现今最新的医学研究有望让人类的寿命进一步增加,但是“长生不老”的医学应用具有怎样的隐含意义?以及它将对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罗根快跑》、《超世纪谍杀案》等电影中,都描述了人口过剩的未来可怕景象,人们不得不采取激进的措施控制这个过度拥挤的世界和稀缺的资源。严格控制人口的需求并非不切实际的幻想,有人可能会认为,一个寿命较长的社会群体将导致人口数量骤增,但现实情况却完全不同。人口增长更多是由出生率决定,而不是死亡率。英国南安普敦大学人口变化中心主任简·弗金汉姆(Jane Falkingham)发现,在更长的时期内,出生率才是人口增长的引擎,而不是死亡率。

  老年人和年轻人动脉血液具有互换性,可对老年人焕发生命活力

  近期老鼠临床试验表明,患有糖尿病的老鼠服用1957年首次引入的二甲双胍(metformin)药物,其寿命将比没有服用该药物的非糖尿病老鼠更长。研究人员猜测二甲双胍本身可以预防基本的衰老,而不仅仅是II型糖尿病。

  然而,一些药物治疗可能不仅防止衰老,甚至还能逆转衰老产生的影响。目前,对老年人抽取血液,再输入年轻捐献者的血液,证实具有一定的医学可信性。这种潜在增强生命活力的“换血法”是德国医生安德烈亚斯·利巴菲乌斯(Andreas Libavius)于1615年提出的,当时他考虑到老年人和年轻人动脉血液具有互换性,可对老年人焕发生命活力。利巴菲乌斯相信自己会成功的,2005年实验结果表明,他的观点有望成为现实。在实验中,年龄较大的老鼠输入年轻老鼠的血液,同时,年轻老鼠输入年龄较大老鼠的血液,其身体状况则变得较糟糕。然而,与输血相关的风险不容小觑,例如:肺部损伤和感染。然而,现已开发的治疗方法并不具有争议性,并且实验室测试多次验证证实其有效性。

  将老鼠体内衰老细胞(它们不再分裂形成新细胞)移除之后,通过注射Foxo4-DRI会使其活得更长久。Foxo4-DRI这种化合物本质可以干扰正常衰老进程,阻止细胞进行分裂。目前术后实验老鼠已存在30个星期,这相当于人类寿命100岁,同时,老鼠仍保持活力,证实这种效果并非暂时的。

  荷兰伊拉斯姆斯大学医疗中心分子遗传系彼特·德科泽尔(Peter de Keizer)解释称,如果你的目标是那些所谓的糟糕的衰老细胞,因为它们已变得衰老和不可恢复地损坏,你可以对其进行扩展,在一定程度上进行恢复健康。通过治疗这些细胞,其衰老进程不仅被延迟,而且在某种程度上逆转衰老。

  同时,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生命科学子公司Calico计划利用先进技术进一步理解控制寿命的生物原理,并使用这些知识进行干预措施,确保人们能够过更长寿、更健康的生活。

  那么如果这些技术能成功地延长寿命,会有什么影响呢?人类延长寿命会出现一种问题——增大人口过剩产生的影响,这是21世纪所面临的重大挑战。

  2015年,英格兰和威尔士平均每位母亲生育1.8个孩子,随着教育和健康水平的不断提高,现代家庭不再需要生育更多的孩子来弥补后代繁衍的生理必备性。未来女性平均生育年龄将延长至30.3岁,并且越来越多的女性不希望生育孩子。英国牛津大学老年病学教授、皇家学会主任萨拉·哈珀(Sarah Harper)表示,许多国家现已达到或已接近更替水平。

  如果老年人通过注入年轻人血液实现“返老还童”,还将面临着一个伦理问题,除非返童现象能够普遍实现,否则将面临着双重社会风险,因为享受该治疗的人群无法平均化,势必产生社会不平等性。英国南安普敦大学人口变化中心主任简·弗金汉姆说:“出生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比贫民窟的孩子与出生在英国伦敦肯辛顿的孩子相比,他们的生少必然是截然不同的。”

  如果延长寿命的医学治疗是平等的,那么我们也将面临着老年人口增多的社会状况。资料记录数据显示,迄今寿命最长的人是法国女性珍妮·卡尔蒙特(Jeanne Calment),她的寿命为122岁(1875-1997年)。医疗保健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提高,但令人惊奇的是,这一高寿纪录仍未被超越。专家指出,人类寿命达到一定年限时,从遗传基因角度来讲将倾向于死亡。荷兰伊拉斯姆斯大学医疗中心分子遗传系彼特·德科泽尔(Peter de Keizer)说:“2016年一篇研究论文表示,人类寿命上限可能是120岁。”

  当代多数医学研究并不是为了使人类寿命更长,但是活得更健康,并延缓疾病的发生

  对于人类寿命上限的问题,部分专家持不同观点,SENS基金会教授奥布里·德格雷(Aubrey De Grey)认为,不久人类寿命将延长至1000岁。然而,正如弗金汉姆所认为的那样,并没有许多人认同德格雷的观点。

  许多老年人都在与癌症、心脏病、老年痴呆症等疾病做斗争,当前多数医学研究都是为了活得更长,但不是生活得更健康,并延缓疾病的发生。英国牛津大学老年病学教授萨拉·哈珀(Sarah Harper)说:“现在人们将更好地利用所有资源,使人们生活得更加健康,寿命更长。”

  再生疗法可以解决衰老带来的生理问题,但是它们不能解决精神和神经方面的问题,例如:阿尔茨海默症和老年痴呆症。也就是说,报告的老年痴呆症数量正在逐渐减少。哈珀说:“一种理论认为,就像我们锻炼身体可以延缓衰老一样,我们的脑力活动越多、越活跃,很可能会避免患有老年痴呆症。”

  另一方面,我们活得更长、更健康,我们的实足年龄(chronological age)对于定义生活时会变得越来越没有意义。现在有40岁女性首次分娩,也有40岁女性成为祖母,尽管她们年龄相近,但是他们的生活几乎没有什么共同之处。

  尽管我们生活得更长,20-30岁的人群仍占比例很大,该年龄人群会在几十年时间里生育孩子和开始职业生涯。弗金汉姆说:“虽然我们延长了预期寿命,但是我们并没有改变我们的生物时钟,女性分娩时期仍是20-30岁之间。”

  衰老逆转治疗费用非常高,即使Foxo4-DRI治疗能够广泛适用于人类患者,但是其成本大约是每10毫克1000欧元。如果采用输血实现“返老还童”,这种供给也是非常有限的,英国仅有4%的血液捐献者,这些血液仅是医学和研究行业需求的1%,并且其中4%的血液捐献者并非所有人都愿意为逆转衰老人群而捐献血液。

  我们需要在人类科学领域理解令人难以置信的进步,从而充分避免人类衰老

  这种供应短缺带来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黑市上年轻人可能被强制献血,同时,一些没有执照的血液经销商会出售假血浆,或者所售的血液不适合于人体输入。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卫生行业如何成为有组织犯罪有利可图的目标。目前,欧洲警方在近期“严重和有组织犯罪威胁评估”中称,假冒药品在网络上销售非常危险,最近一次行动中,警方查处了价值4500万英镑潜在危险的药物。

  我们需要在对人类科学的理解上取得显著的进步,才能有效地避免人类衰老,甚至可以预见的是,延缓衰老可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同时,消除衰老也会引起伦理、文化和社会问题。

  哈珀总结称,把我们所有的资源都投入到让每个人过上健康长寿的生活,而不是让少数人活到遥远的未来,这才是更好的选择。(叶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