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智能设备
手机通信 系统软件
相机数码 硬件装机
平板整机 数字电视
网络设备 智能穿戴

主业吃紧 开心麻花业绩下滑

2017-12-08来源:互联网

被迫中止IPO的开心麻花发布了2017年半年报。半年报显示,由于演出业务场租成本及人工成本较上年同期有所上升,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635.28万元,同比下滑19.43%。自2003年成立至今,开心麻花除作为主营业务的演出以外,也在不断拓展包括影视、艺人经纪在内的新业务,而在今年上半年,一向稳定的演出业务却成了拖累开心麻花业绩的诱因,令人颇为意外。

净利下跌

据开心麻花半年报数据显示,公司1-6月实现营业收入1.6亿元,同比增长35.71%;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35.28万元,同比下滑19.43%,开心麻花表示,营业收入增长是由于公司当期新增艺人经纪业务收入所致,而净利润有所下降则是因为公司演出业务场租成本及人工成本较上年同期有所上升。而针对开心麻花如何应对因演出业务成本上升导致的业绩波动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联系开心麻花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不予回复。

成立于2003年的开心麻花,由话剧起家,推出了《乌龙山伯爵》、《莎士比亚别生气》等颇受市场认可的作品。随着公司发展,开心麻花也将业务从舞台剧等演出领域逐步扩展到影视领域。2015年,开心麻花以跨界身份征战大银幕,第一部影视作品《夏洛特烦恼》一举拿下14.4亿元票房,也让同年登陆新三板的开心麻花交出了一份亮眼的业绩报。当时年报显示,2015年开心麻花的营业收入为3.8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54.8%;净利润为1.3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34.15%。其中,仅电影《夏洛特烦恼》就为开心麻花带来约1.9亿元的收入,这相当于开心麻花2015年全年营业收入的50%左右。

2016年,开心麻花推出了第二部电影《驴得水》,最终票房收入仅为1.7亿元,带给公司的收入自然也有限。年报显示,2016年开心麻花公司营业收入为2.9亿元,同比下滑23.81%;净利润为7187.5万元,同比下滑45.08%,这也是开心麻花登陆新三板后净利润首次下滑。

“从开心麻花登陆新三板以来的营收数据可以看出,公司出现的几次波动均与电影业务有关,但是此次净利润下降却是由演出业务成本增加所致,这是值得注意与警惕的。”演出行业评论人周平指出,区别于电影,演出业务不仅是开心麻花的业绩增长点,也是公司发展的根基,保持稳定的发展十分重要。

成本难控

“虽然开心麻花是做演出出身的,但是在资本层面上,开心麻花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有效调整演出成本上升对公司业绩的影响,而在演出领域中,最难把控的就是人力成本。”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表示,在一场演出的成本支出中,演员的费用必然占据了相当可观的比例,而且演员的费用是跨越式发展的,也许一部剧的火爆可以成就一批演员,那么这些演员费用上升的部分在前期是难以预测的,“这也是对公司人才储备机制的一种考验,开心麻花需要明星演员来打响剧目知名度,也需要源源不断地补充新人以满足逐渐增加的演出场次,但是演员储备越充分,所需要的人力成本自然也就越大”。

与此同时,场租成本也是开心麻花演出业务领域不能忽视的一项支出。开心麻花在业绩报中指出,由于剧场场租因地理位置、演出市场等多种因素影响在全国呈现出不同价格的情况,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持续扩大,在全国范围内合作的剧场数量亦相应增加,可能出现多个剧场场租价格短期内同时快速上涨的情况,致使公司演出成本相应增加。虽然公司已与多个剧场建立了较好的合作关系,且部分剧场签署了长期租赁协议,但公司仍可能面临场租价格上涨过快对经营造成的不利影响。

公开资料显示,相较于今年上半年演出业务致使公司净利润出现下滑,2016年1-6 月,开心麻花实现营业收入1.2亿元,同比增长42.01%;净利润3270.9万元,同比增长91.61%,业绩上涨的原因除了电影票房分成外,公司舞台剧演出场次超过700场,同比增长 25%,且上座率也有所提高,助推公司营业收入较快增长。与此同时,由于舞台剧演出固定成本部分不随演出场次的增加而同比增加,因此公司净利润大幅增长。

“如果公司对演出业务有较大力度的投入,但是票房与上座率却没能与成本抵消,这说明演出内容还没能形成较好的市场影响力。”周平表示,随着电影、综艺等多种文化娱乐形式日趋丰富,以及国外大量的优秀作品不断被引入国内,演出行业的市场竞争也在不断加剧,在此情形下,为适应市场需求,公司有必要对内容产品进行升级,但这意味着演出的票价、上座率以及票房收入也有相应的提升,“开心麻花在内容升级的同时,也要保持一定的作品更新频率,在此基础上加大巡演力度,才能更好地实现营收”。

做强内容

对于任何一家公司而言,逐步扩大业务规模、保持业绩稳定增长都会是发展的目标,开心麻花也不例外。今年1月,开心麻花适时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6月16日,开心麻花向证监会提交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并于6月30日领取了《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受理通知书》,然而就在开心麻花发布2017年半年报的前几天,因为签字律师离职,开心麻花被迫中止IPO。

“IPO中止虽然会打乱开心麻花的上市计划,但只要开心麻花能在以内容为核心的基础上,逐步优化公司的产业机构,保持业绩的平稳发展,暂时性的中止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刘德良表示,随着公司治理水平的不断提高以及管理架构的不断完善,上市后通过对接更大的资本市场,便可以进行新一轮跨越式发展,但这需要建立在公司有较强内容生产力的基础上,“开心麻花目前有演出及衍生业务、影视及衍生业务和艺人经纪业务三大业务板块,这些业务的发展都建立在优质内容的基础上,毕竟高质量的内容才是促使观众消费的最佳驱动力”。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魏鹏举认为,若开心麻花能登陆创业板,会对公司未来发展带来一定利好,首先是公司品牌价值能够得到提升,同时也会增强开心麻花的融资能力,为公司发展带来实质性帮助,此外成为上市公司后,开心麻花的经营管理也会更加规范,利于公司未来实现良性发展,而在开心麻花登陆创业板后也会面对新的挑战,“新三板与创业板是两个不同的平台,开心麻花登陆创业板后,就需要面对当期盈利的压力,并考虑如何能更好地保持经营业绩和公司市值的提升,维护股东的权益,因此,更需生产好的内容强化核心竞争力,以此更好地规避可能产生的业绩风险”。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王嘉